234481556663 发展前沿_
 

前沿理论

 

量子点在生物医学标记分析中的应用研究

在生命科学及生物学领域,以往多采用有机染料标记生物大分子和细胞,来研究蛋白质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对细胞功能的影响等。然而有机染料存在着诸多缺点限制了他的应用,量子点(quantum dotQDs)在10年前还鲜为人知,近年来其作为新型的生物标记物克服了有机染料的许多缺点,逐渐被人们认识并关注。作为半导体纳米晶体,他独特的光电特性为荧光探针的设计应用提供了空前的前景,极大地扩展了荧光成像在细胞与活体动物中的应用。

组织配型在心脏移植中的应用研究进展

随着移植免疫学研究的深入,在临床器官移植中,人们对供、受者的组织配型越来越重视。除了ABO血型相同或相配,受体血清淋巴细胞毒试验〈10%外,人类白细胞抗原(human leukocyte antigenHLA),即人类主要组织相容性抗原是介导移植物排斥反应的主要抗原。群体反应性抗体(panel reaction antibodyPRA)代表血液循环中抗HIA抗体,反映患者对HLA抗原致敏性程度,是影响排斥反应发生和移植物存活的重要因素。随着组织配型与心脏移植关系研究的不断深入,其在心脏移植中的价值日益受到重视。

床旁检验的质量控制

随着物理学、生物化学和免疫学等基础学科的深入,临床医学和患者需求的不断提高,床旁检验(POCT)在检验方法学和测试性能上日臻完善。然而,如何提高床旁检验的准确性,有效实现床旁检验的全面质量控制(quality control),使其结果更加有效地指导临床诊断和治疗,仍然是摆在检验工作者面前的一个严峻挑战。 

传统意义上,床旁检验是以护理为重点在患者床旁进行的即时检验,目前已广泛应用于各个临床科室、检验科,甚至用于自我监测。随着生命科学的发展,床旁检验技术得到了迅速提高。基于干化学技术、胶体免疫层析技术、生物传感技术、粒子包被等技术的各种卡、板、条和便携式小型仪器广泛应用,可一次性测定血气、离子、微生物抗体或抗原、多种毒品和麻醉剂、心机损伤指标、血凝指标等。从传统试剂条的单一分析发展到多联分析;从单纯浸测发展到渗滤式和层析迁移式检测;从目测发展到微型分析仪检测,便携式和手掌式小型床旁分析仪器已在国内外普及。

床旁检验的迅猛发展和普及应用使其质量控制成为岌待解决的问题。例如,床旁分析仪器操作的简易性使操作人员错误使用和错误读取数据的几率增大;由于操作人员一般不是专业检验人员,操作水平和熟练程度很大的差异;不同厂家生产的同一功能的床旁分析仪的准确性和灵敏度不同,基于干化学法试剂条上的检测模块由于各部分厚度或孔径的误差和试剂盒装配时的质量误差均会影响结果;床旁分析仪与实验室仪器由于检测样本或检测过程的差异存在系统差异,多数检验凝血酶原时间(PT)的床旁凝血仪使用全血标本,其结果相比血浆要偏高。这些因素无疑都会影响床旁检验结果及诊断和处理的准确性。因此,在POCT的质量控制中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标本采集和患者准备  

临床检验对测试标本都有专门的要求,或是标本类型,或是抗凝剂种类,不一而足,操作者必须明确患者在受检前要注意或禁忌的事项,这是保证检验合理性的前提。由于方法学存在着差异,首先要了解在检测原理上对标本有哪些具体要求,如:光学法检测的仪器多数会受到标本中溶血和乳糜的干扰,化学显色法会受到外源性氧化还原物质的影响,这是分析前质量控制的重要环节。采血对象要处于空腹平静的状态,饱食和油腻食物会干扰血小板因子和纤溶成分的测定;情绪紧张、激烈运动也将导致测量的偏差;血气分析时一定要使用动脉血,且应密封保存,还要注意送检过程中是否出现封套脱落等。尿液分析时必须保证标本新鲜,并核实患者是否服用药物,利尿剂可导致亚硝酸盐检验试验出现假阳性,尿液中污染甲醛等可使白细胞检验出现假阳性。血细胞压积高低的不同可能导致全血葡萄糖含量测定的差异,试剂中酶(氧化酶、脱氢酶、己糖激酶)的差异可能在方法学之间被进一步反应出来,甚至毛细管、静脉和动脉血之间的含氧差异也可能影响某些分析仪器的检测结果。 

若在医院做床旁检验,医护人员必须提醒患者注意相关事项并监测用药,以保证正确取样和处理标本。自行检验的患者也应该对标本采集要求有足够清晰的认识,无论患者是否曾向相关部门进行咨询,医务人员接触到这类患者时都有义务详细地介绍注意事项,尽量防止由于采样和处理的问题造成误判。 

   2、试剂(带)的储存和使用 

基于免疫层析、色谱和干化学技术的各种试剂条和仪器都会因温度、湿度和pH值的不同影响反应基质中微蛋白的活性,进而影响结果。特别要注意试剂条的干燥,试纸应随用随取,不要长时间的暴露在空气中,以防试纸受潮或污染。基于磁场变化的分析应避免反应卡中的铁粉被磁化,以试管作为检测载体的实验要注意管中激活剂或抗凝剂等的活性和有效期。

   3、仪器校准和质量控制 

分析仪使用环境不当也会对检验结果造成影响。潮湿空气附着在仪器光路系统上也会影响结果,所以光学原理检测的仪器(如光学生物传感器)测量葡萄糖、电解质或动脉血气的仪器要特别注意干燥存放。坚持执行质量控制可以确定仪器在使用期间是否出现异常,从而对仪器的运行条件进行优化。使用仪器厂商提供的质控物绘制质控图并对质控图进行统计学分析来校准仪器的方法简便易行。原则上仪器校准每周至少一次,例如便携式血凝仪,不仅每天要用仪器厂商提供的正常和异常血浆进行室内质控,每月还要用新鲜的静脉血浆在方法学相同、试剂接近的同类仪器间进行室间质控。仪器保管者和自行监测的患者要熟悉仪器的性能和存放条件,并能够对仪器进行必要的质量检测保证仪器使用前的稳定性。 

   4、操作人员的培训 

由于床旁检验可以发生在床旁、门诊、患者家中、救护车、事故现场等地点,因此操作者包括医护人员和患者或其家属。根据ISO15189医学实验室质量管理体系对质量的要求,仪器操作者应该具备相应的资质并须经过上级或主管人员的授权。因此,必须对操作者进行专业而严格的培训和继续教育。具体床旁检验而言,要求负责检验的义务人员应该得到厂商直接的、充分的培训,培训内容应包括了解仪器的技术参数和基本性能,以及熟练操作仪器等,考核通过后对其资格和能力予以确认。比如Cembrowski G S在血糖检测方面建立了测试检验人员能力的模型,并且提出应该三个月对操作人员进行一次熟练程度测试,每年进行一次技术测试,合格者颁发资质证明。 

在家中自行检测的患者使用的主要是简单的试剂(带)类分析仪,实现了取样与分析的同步进行,检验过程进一步简化。艾滋病检测及口服抗凝剂检测等在国外已经相当普遍,妊娠检测在国内业已普及,如果没有专业的解释说明,缺乏相关的专业知识很可能会产生错误的检验结果或者对结果的曲解。因此,对普通患者进行普及教育是必须的,患者也应该与指定的专业人员保持联系,以便在需要时得到必要的咨询服务。

对于相对复杂的床旁检验,专业机构要对对普通使用者进行相关培训来保证分析仪的正确使用。在国外,已经有正规的培训机构对口服抗凝剂患者进行PT分析仪的相关培训。培训内容包括理论部分和实践部分,学员将学到凝血检验的基本理论、仪器的使用和相关问题的处理方法,以及食物营养和其他疾病等对口服抗凝药物效果的影响。最后会对学员使用凝血仪的情况进行测试。培训时间为六个小时,分两次进行,统计表明学员均能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指定的学习任务,培训以后在使用过程中遇到问题可以向专业咨询机构进行咨询。呼吸道感染疾病床旁检验也有类似培训。

 5、检验报告及其管理

床旁检验与实验室所用方法应保持一致,标准统一的结果不仅是临床科室与检验科互信的需要,更是救治患者的需要。对于检测PTPOCT仪器,WHO建议对凝血活酶试剂的ISI值予以校正,使全血和血浆试验的ISI保持一致,尽量减少床旁PT检测结果偏低的影响。现代医学的发展使医务人员的分工不断细化,临床医生对于检测设备的理解和接触肯定不如实验室人员深入,因此实验室不仅要加强与临床的信息交流,而且承担着解读检测信息的责任,检验结果差异的产生与消除以及背景知识的介绍都要求实验室工作人员树立高度的临床意识,这也是实验室质量管理对人员的基本要求。

使用床旁分析仪有可能造成试验数据大量缺失,给病情的综合评估和病历管理带来困难。因此,分析仪应尽量与实验室信息系统(LIS)连接,以便记录检测的准确时间和建立患者的电子档案,形成对检测结果的动态观测,从而能够及时进行数据回顾,反馈信息,发现错误。

不仅床旁分析仪与实验室仪器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差异,床旁检测的系统特异性也增加了结果处理的难度,干扰了临床决策。因此,需要床旁检测能够对患者的检验数据加以储存、回放、分析甚至生成质控图表。近年来,在追求床旁仪器小型化的同时,部分厂家也推出的配套数据管理系统就包括上述功能,方便了调试人员,并赋予分析仪一定的质量保证。

综上所述,作为检验医学中飞速发展的革命性领域,床旁检验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但是由于质量难以保证,目前各国对该方法的结果互认采取谨慎态度。随着生命科学等相关学科的发展和医务人员认识程度的提高,床旁检验的质量控制迟早能够得到有效解决,届时,床旁检验的应用将迎来一个辉煌的发展阶段。     

参考文献    

1.J M Hicks. Near patient testing: is it here to stay? J Clin Pathol 199649:191-193. 

2.Anouk M, Corstjens, JJM, Ligtenberg, ICC, et al. Accuracy and feasibility of point-of-care and continuous blood glucose analysis in critically ill ICU patients. Critical Care.

3. Cachia PG, Gregor EM, Adlakha S, et al. Accuracy and precision of the TAS analyser for near-patient INR testing by non-pathology staff in the community. J Clin Pathol 199851:68-72. 

4.Murray ET, Fitzmaurice DA, Allan TF,et al. A primary care evaluation of three near patient coagul-ometers.Clin Pathol 199952:842-845. 

5. Francesca DS, Gianfranco A, Paolo T, et al. Appropriateness of point-of-care testing (POCT) in an emergency department. Clinica Chimica Acta 2003333:185–189 

6.Ibrahim A, Christopher JW, Marian M, et al.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 of a hand held computer- based on call pack for health protection out of hours duty: A pilot study. BMC Public Health 2005, 5:35  

抗角蛋白抗体与类风湿关节炎

角蛋白是一组不溶性的纤维蛋白,为细胞骨架(cytoskeleton)成分,属于居间纤维。目前已发现5种不同的居间纤维蛋白:索蛋白(desmin)、波形纤维蛋白(vimentin)、神经纤维蛋白(nerofilaments)、胶质纤维蛋白(glial filament)以及角蛋白(keratin),后者亦称张力细丝(tonofilament ),是上皮组织和毛发中的分化的结构蛋白。

1979年,Young以大鼠食道为底物,用免疫荧光法检测抗角蛋白抗体,发现它是一种不同于类风湿因子的IgG型抗体,对类风湿关节炎具有很高的特异性。抗角蛋白抗体以未加变性剂固定的大鼠食道中1/3段角质层为底物,制成切片,用间接免疫荧光法检测。以典型的角质层板层状、线状沉积的荧光判为阳性。AKA的敏感性(40%-60%)相对APFRF要低,但其特异性(94%-98%)却很令人满意。

通过对荧光图型分析发现,局限于角质层线状、板层状的典型的强荧光沉积几乎仅见于类风湿关节炎;基底细胞层、棘细胞层的弥散的胞浆型弱荧光沉积以及角质层的弥散的弱荧光沉积则无特异性,可见于多种疾病。

与类风湿关节炎相关的AKA抗体属于IgG1型,可在血清和关节液中检出,但它在关节液中无浓集现象。AKA可以在类风湿关节炎出现临床表现前检测到,通过分析AKA与临床表现、血液学改变、RF、血沉(ESR)C反应蛋白、其他自身抗体的检出、HLA-DR4以及影像学改变的相关性,发现AKARA的病情严重程度相关,它的出现往往提示预后不良。

自从Young首次报道RA患者血清中可检测出针对大鼠食道角质层的抗体,此抗体就被称为抗角蛋白抗体。考虑到上皮组织角质层除含有角蛋白外,还含有其它多种成份的蛋白,另外,从食道角质层分离出的角蛋白,通过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和免疫印迹法(western blot)检测皆未能证实RA患者血清中存在对诊断有意义的针对角蛋白的抗体。试验发现,RA患者血清所识别的大鼠食道角质层中的蛋白并非原来以为的角蛋白而是分子量为40KD的蛋白,即出现于细胞分裂晚期的聚角蛋白微丝蛋白(filaggrin)。用filaggrin预先吸附AKA阳性的RA血清能阻断抗角蛋白反应,由此得出AKA的靶抗原不是角蛋白,而是角质层的filaggrin,但临床仍习惯称为AKA。实验观察还发现,几乎所有的APF阳性的血清AKA都阳性,但相反则不成立,提示APFAKA有密切的相关性。颊粘膜脱落细胞的透明角质颗粒中不含角蛋白,但透明角质颗粒和食道上皮角质层中都含有filaggrin,而它正是AKAAPF的共同识别表位。

抗肾小球基底膜抗体(GBM)临床意义

活动性的经典的抗肾小球基底膜病——Goodpasture综合征,抗肾小球基底膜抗体几乎100%阳性。另外,在临床完全缓解的病人血清中,该抗体仍可有较高的滴度,大约在一年左右缓慢下降。该病在一年后复发的不常见。通常,肾移植应在该抗体阴性后进行,以免复发。

广义的肺肾综合征或急进性肾小球肾炎该抗体的阳性率仅为15%-20%,因此,需要做更多的血清学检测,如ANCA实验。具有该抗体的患者的预后往往较差。

 

 

 

动脉硬化是心血管疾病(CVD)发生与死亡的重要独立预测因素。检测动脉硬化程度有助于从尚未罹患CVD的“正常人群”中尽早筛选出高危人群,这对于预防CVD至关重要。由于动脉功能检测通常需要较昂贵的检测设备及受过专门培训的操作人员,限制了该检测技术在临床实践中的大规模推广应用,所以发展更为简单有效的检测方法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

2006年,我们首先提出利用临床常规应用的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数据,通过一系列计算获得反映动脉硬化程度的指数,称为“动态动脉硬化指数”(ambulatory arterial stiffness indexAASI)。这种无需专门检测设备的新指数一经推出,立即受到了学术界的重视,成为动脉功能检测研究领域的新焦点。

    关键词1 计算方法

对于健康有弹性的动脉血管而言,舒张压会随收缩压升高而相应升高,但当血管弹性减退时,随着收缩压升高,舒张压升高不明显甚至有所下降,表明两者间的动态变化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可反映动脉的弹性功能。

    通过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仪对血压的昼夜变化进行监测,可获得不同生理情况下的收缩压与舒张压数值,经分析可得到舒张压与收缩压之间的回归关系。在该回归方程中(舒张压=a+b×收缩压),舒张压是应变量,收缩压是自变量。AASI的计算方法为1与回归斜率b的差值(图)。

    图 动态动脉硬化指数(AASI)的计算方法

    关键词2 影响因素

AASI并不是对某特定血管段僵硬度的直接测量,它是整体动脉弹性功能的反映。因此,除了导致动脉硬化的危险因素(如衰老及高血压),其他包括心输出量、心率、外周阻力及压力反射波在内的血流动力学因素也会对AASI产生影响。

多元回归分析表明,性别、年龄、平均动脉压及身高是AASI的独立影响因素。我国景宁人群研究表明,女性平均AASI显著高于男性,随后的丹麦人群研究及法国高血压患者研究也证实了AASI与年龄及血压呈显著正相关,与身高及心率呈负相关。

    关键词3 临床意义

AASI与其他动脉硬化指数相关性佳,AASI与颈-股动脉脉搏波传导速度(PWV)显著相关(r=0.51),与中心动脉反射波增强指数(AI)、外周桡动脉AI及中心脉搏压均密切相关(r分别为0.480.500.50)。

在年龄小于40岁的年轻人群中,24小时脉压与AI无关,但AASI与中心及外周动脉AI却显著相关,提示AASI与脉压相比,可能是反映动脉硬化程度更早期的指标。 AASI与靶器官损伤关系密切

    在校正年龄、24小时平均动脉压及脉搏压等心血管危险因素后,AASI每增加一个标准差(0.17单位),患者发生微量蛋白尿[(相对危险度(RR=2.41]、颈动脉斑块或内中膜增厚 (RR=1.72)、左心室肥厚(RR=1.72)、肾功能减退(RR=1.86)的风险均显著增加。

    此外,AASI会随靶器官损害数目的增加而显著增加。在老年2型糖尿病患者中,AASI独立于包括诊室测量的脉搏压在内的其他危险因素,与尿蛋白排泄增加有关。

    AASI对心血管事件预测价值高

    爱尔兰都柏林动态血压研究显示,AASI可独立于年龄及平均动脉压等传统心血管危险因素来预测心血管死亡(RR=1.14)。

    AASI24小时脉压能更好地预测致死性卒中(RR分别为1.211.04),而后者较前者能更好地预测致死性心脏事件(RR分别为1.260.96)。更重要的是,对于日间动态血压正常(<135/85 mm Hg)的人群,AASI仍能独立预测心血管死亡(RR=1.26)与致死性卒中(RR=1.81)。

    AASI对卒中的独特预测价值被丹麦一项前瞻性自然人群研究的连续2篇报告所证实。第一篇报告入选了1829例年龄40~70岁的丹麦人,平均随访9.4年,校正其他心血管危险因素及24小时脉搏压后,AASI每增加一个标准差(0.14单位),发生致死及非致死性卒中的相对危险显著增加62%。随后的报告显示,AASIPWV有不同的心血管预测价值,前者能有效预测致死及非致死性卒中(RR=1.68),而后者能预测心血管事件的发生(RR=1.15,但不能预测卒中(RR=0.91P=0.62)。此外,日本OHASAMA人群研究也证实,AASI能有效预测亚洲人群的心血管死亡及致死性卒中。

    关键词4 正常参考值

    234例血压正常的中国景宁人群受检者中,AASI的第95百分位数为0.55;在1617例国际动态血压数据库的血压正常者中,AASI的第95百分位数为0.57,两数值非常接近。因此,根据AASI在正常血压人群中的分布情况,将AASI0.55定义为异常升高。

    此定义在都柏林及丹麦动态血压研究中均得到了验证。AASI0.55者较AASI较低者的心血管死亡、致死性卒中及心脏事件危险分别显著增加71%149%44%AASI0.55的老年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蛋白尿的危险是其他患者的1.37倍。上述结果再次证实,将AASI0.55定义为异常具有临床意义。

    关键词5 争议及前景

    AASI的提出及发表,在高血压学术界引发了热烈讨论。目前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AASI是否属于反映动脉硬化的指标以及如何对AASI的测量进行质量控制。

    有学者认为AASI可能更接近于脉压,从而无法有效反映动脉硬化。另有学者认为AASI 可能与PWV不同,无法单纯反映大动脉硬化程度,或可反映小动脉功能,并提供与脉压不同的心血管危险评估价值。对于低危人群(相对年轻或血压正常者),AASI是卒中的敏感预测指标。斯基拉奇(Schillaci) 等发现,未治疗的高血压患者的AASI与夜间血压下降幅度有关。对于PWV相同的患者,夜间血压不下降者的AASI显著高于夜间血压下降者。德歇林(Dechering)等发现,AASI与日间及夜间血压读数的个数有关。日间血压读数多或夜间血压读数少,会导致AASI偏大。另有学者认为,AASI与收缩压与舒张压之间的关联系数(r)有关。

    总之,目前尚待更多研究来规范AASI的测量,使其更客观准确。此外,AASI究竟反映了动脉的哪些特性,以及AASI对于卒中高发的我国人群的危险有何预测价值等诸多疑问,都值得学者们进行深入探索并解答。

    ◎要点一览

     a 动态动脉硬化指数(AASI)是反映动脉硬化程度的间接指标,它受某些血流动力学参数(如心率、动脉压力反射波及外周阻力等)的影响。

 

     b AASI与靶器官损伤有关,能提供与其他血管功能参数(如24小时脉压与PWV)不同的心血管预测价值,尤其对低危人群的卒中发生有独特的预测价值。

     c AASI测量方便,无需专门设备及人员培训,较适用于大规模临床研究或流行病学调查中的血管功能评估。

     d 由于AASI受到24小时动态血压测量次数及收缩压变异范围的影响,要保证AASI的准确测量,建议白天每20分钟或夜间每30分钟测量一次血压,同时还要求有较大的收缩压变异范围。

 

 

 

 

 

 

 

 

前沿技术

 

美科学家开发出新型诊疗用生物芯片设备

 

美国莱斯大学的科学家们最近开发出了一种新型诊疗用生物芯片,这种芯片可用于检查病人体内是否含有各种恶性病,在52位病人身上 试用这种芯片设备后,其检 测的准确率达到了93%,这种设备相比传统的检测设备对人体的伤害更小,诊疗成本和诊疗所需时间也低了许多。

 

 这种纳米生物芯片是一种半导体设备,可对人体的生物标记进行采集,染色和分析,然后可判断出病人是否患有某种恶性疾病,可检测的疾病类型也非常丰富,从心脏病,艾滋病到外伤不一而足。这种芯片设备可以大大降低世界各地医院诊疗的成本。

其中口腔癌在全球每年都有30万例病患,美国地区患上这种病的病人今年预计是3.5万名,患上这种病的病人的5年存活率只有60%,而如果能及早检测出病人是够患上了这种病,那么其5年存活率便可提升到90%

这种芯片设备的优点不仅在于无需对病人进行切片检查,而且诊断时间只需要15分钟,相比传统检测方法的数天时间缩短了不少。

据设备的发明者表示,他们将在休斯顿,圣安东尼奥以及英国地区的500名病人身上继续试用这款设备,并希望这款设备能在2-4年内通过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审核。与此同时,研究小组还在积极研发另外一种芯片产品,据悉这种芯片可以进一步判断出检测对象所患的是普通疾病还是恶性病。

 

 

一种新的疾病检测指标:结合珠蛋白

 

 

结合珠蛋白(haptoglobinHP)又称触珠蛋白,是一种分子量为85000的酸性糖蛋白,广泛存在于人类和多种哺乳动物的血清及其他体液中。在CAM电泳及琼脂糖凝胶电泳中,结合珠蛋白位于α2区带,分子中有两对肽链(α链与β链)共同形成α2β2的四聚体。结合珠蛋白主要在肝脏合成,其降解也在肝脏,半衰期约为3.54天。

 

结合珠蛋白的主要功能是与游离血红蛋白结合成稳定的复合物,然后被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处理掉。正常情况下,人的红细胞在循环血中尽管不断受到机械损伤,但仍可保持其完整性,这与红细胞具有良好可塑性的细胞形态和血液微环境的相对稳定有关。当某种原因诱发红细胞在血管内破坏时,大量血红蛋白会释放到血液循环中,血红蛋白可以从人的肾脏滤过,造成肾脏损害,甚至造成不可逆转的肾功能损伤。当结合珠蛋白与游离血红蛋白结合成稳定的复合物后,由于其分子较大,不能从肾脏排出,这样可以阻止血红蛋白从肾小球滤过,避免游离血红蛋白对肾小管的损害。结合珠蛋白与游离血红蛋白结合成复合物后,呈现出新的抗原决定簇,可被单核细胞、巨噬细胞表面的血红蛋白清除受体(CD163)所识别并结合,之后被吞噬降解,以而除去了血循环中游离的血红蛋白。这种生理现象,为临床检验学提供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参照指标。当医生利用实验仪器发现血清结合珠蛋白含量下降时,结合病人的临床表现,可以确定是否发生了血管内溶血性疾病,如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症和吞豆病,以及先天性无结合珠蛋白血症等。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血管内溶血和部分血管外溶血时结合珠蛋白可降低,其降低的程度常与病性轻重相一致。

另一方面,结合珠蛋白又是一种急性期时相反应蛋白。当机体处在应激状态时,血液中的结合珠蛋白明显增多,如心肌梗塞、肿瘤、炎症、创伤、感染等病理状态时,以及应用某些激素,如皮质激素和雄性激素后,其血清含量常有显著升高,并与严重程度和预后有关。一些科学家利用急性肺栓塞为研究对象,试图找出支持这一观点的证据。他们采用RT-PCR的方法检测急性肺栓塞大鼠模型肺组织中结合珠蛋白和铁蛋白mRNA水平的变化;结果发现,急性肺栓塞后大鼠肺组织中结合珠蛋白和铁蛋白mRNA水平逐渐升高,血清中结合珠蛋白和铁蛋白的蛋白水平也逐渐升高。这说明急性肺栓塞后肺组织细胞增加了结合珠蛋白和铁蛋白的合成,导致这两种蛋白的血清水平明显升高。研究结论表明,血清结合珠蛋白和铁蛋白含量的变化,对急性肺栓塞和深部静脉血栓形成的病人具有一定的诊断价值。另外在进行糖尿病合并血管病变患者的基础研究中,也发现血清结合珠蛋白含量与疾病进展发生相关性变化,HP基因型有可能是糖尿病冠状动脉病变的一个独立的风险因素。因此认为,对结合珠蛋白含量的动态监测,有益于糖尿病血管病变患者的治疗,尤其是在建立糖尿病患者血管病变预防策略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由于结合珠蛋白的合成与降解均在肝脏,并且在结合珠蛋白与血红蛋白的复合物形成与降解的过程中,结合珠蛋白不能重复利用,因此当肝脏功能出现问题时,体内的结合珠蛋白数量常发生明显的变化。合成不足则其含量减少,降解不足则其含量增多。此时化验检查血液中的结合珠蛋白含量是否减少或增加,对诊断肝脏疾病,判断疾病的预后,很有帮助。

人的结合珠蛋白为一种α2球蛋白,其结构受遗传控制,每个人的表型可用简单的电泳法加以检验。结合珠蛋白的遗传为常染色体不完全显性遗传,分别由HP1HP2两个基因控制。因此个体之间可有多种遗传表现型。不同个体间,由遗传获得的特征基因型决定了血浆中HP的性质,这就是所谓基因多形性(polymorphism)的表现。结合珠蛋白基因与人种有关,我国汉族人种HP1基因频率较低,故正常值较有些国家为低,此外因不同表型在正常人中都有分布,故化验检查正常值的标准差较大,正常值变化幅度也较大。一般来讲新生儿较低,随年龄增长而增高;有的报导男性略高于女性。

目前我国自主研发的血清结合珠蛋白试剂盒,已应用于临床。中生北控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科研人员采用免疫比浊法,选择特异性强的结合珠蛋白抗体,在反应体系中与患者血清中的结合珠蛋白结合,形成不溶性的免疫复合物,然后监测反应液的浊度变化,计算出血清结合珠蛋白的含量。这种方法的测试结果稳定可靠,准确性强,而且操作简单,在临床上非常实用。

 

新技术或将杀灭HIV病毒

 

   据《科学美国人》杂志报道,一系列富有希望的化合物能够严重损害所有包膜病毒入侵细胞的能力,同时能够避免任何使传统抗病毒药物无效的抗药性。不过这些功效在实验室外还会有效吗?

    班奥·李(Benhur  Lee)可能已经发现了一种医学新技术,这种新技术能够使遍布全世界的艾滋病病毒(HIV),来自非洲的伊波拉病毒(Ebola),常见的流感病毒以及可能地球上每一种有包膜的病毒失去功效。而且一个额外的收获是这些病毒可能都无法对这种化合物发展出抗药性。

    如果你觉得这太令人震惊了,以至于都怀疑它不是真的,那么你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李首先对他自己产生了怀疑,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在他的第一篇论文发表前,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实验室和遍布全美国的合作者一共进行了长达四年的细致研究工作的原因;关于这项潜在的革命性发现的论文,于216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李是病毒包膜方面的一位专家,病毒包膜是使病毒附着在细胞上的动态外表面,然后病毒包膜改变细胞的形状使病毒进入并感染这个细胞。这项研究最初是作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NIH)提供的一项生物防御研究基金的一部分启动的,考察了一个包含3万种化合物的数据库中每种化合物对抗尼帕病毒(Nipah  virus)包膜的效果,尼帕病毒是1999年在马来西亚首次发现的新兴感染症。

    尼帕病毒是如此致命,以至于研究这种病毒只能在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BSL-4)中进行,这种级别的实验室里研究者紧紧穿着密封的灾难应急套装,这种套装还带有内部氧气供应装置。这些实验室处于最高安全级别。在美国实验室只有4个安全级别。

    李通过培育杂交病毒来应付这种高危险性的局面。他剥除了覆盖在相对温和的水泡性口炎病毒(VSV)表面的包膜,同时将致命性的尼帕病毒包膜注入到水泡性口炎病毒的核中。这使得他能够在位于UCLA的实验室中以低得多的BLS-2安全标准去考察那些化合物,看看那些化合物是否能够阻止病毒进入细胞。

       “一种化合物(LJ001)的效果看起来非常好,1微克分子(1微克=10-6克)浓度中含有一个IC5050%抑制浓度),这意味着它在一个低浓度条件下就阻止了病毒,这个效果对于初次考察而言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这种化合物对细胞培养物而言没有毒性,李解释说。

     迈克·沃尔夫(Mike  Wolf),该实验室的一名研究生,想确认这种化合物对尼帕病毒的特异性,于是他还考察了LJ001抵抗VSV的情况(如果对VSV无效,即对尼帕病毒具有特异性)。当发现VSV实验条件下的抑制曲线与尼帕病毒实验条件下的曲线完全相同时,他起初非常失望,因为这项研究的基金是基于探究尼帕病毒的潜在疗法的(如今发现这种化合物对尼帕病毒没有特异性,即没有达到这项研究的初衷)。

       然而,李鼓励他要更执着,保持更强的好奇心。在一系列的研究确认了这种化合物的效果和无毒性后,李将一份化合物和一份控制条件的双盲样本送到了得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敦医学部(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at  Galveston)一个BSL-4实验室里的同事那里(双盲样本,这里指李和这位同事都不知道两个样本哪一个是化合物哪一个是控制组,这样可以消除实验者主观意志的影响),这位同事分别测试了两个样本抵抗尼帕病毒、伊波拉病毒和其他病毒的情况。当发现LJ001阻止了上述所有病毒侵入细胞时,他们震惊了。

   于是李通过使用它抵抗艾滋病病毒,来看看它的缺陷。他过去曾广泛研究过艾滋病病毒——现在仍然还在研究。这对病原体学家而言根本毫无意义,因为逆转录病毒(艾滋病病毒)与类似尼帕病毒和伊波拉病毒这样的负链RNA病毒毫无相同之处。他说。

HCV抗体蛋白芯片检测新技术研发成功

近日,西安交通大学第二医院检验科在一项陕西省科学技术研究发展计划项目基金课题研究中,成功研发出丙型肝炎病毒(HCV)不同片段抗体蛋白芯片检测新技术。该技术的问世,为丙型肝炎患者的确诊、献血人员的筛选及治疗药物的研发等,提供了先进的检测手段。 据介绍,近年来,国内外对HCV的检测技术已越来越先进,如应用聚合酶链反应(PCR)、基因芯片等。目前,美国已采用RIBA3.0试剂检测技术。因此,研发HCV抗体蛋白芯片检测技术,已成为科研人员关注的热点蛋白芯片检测技术是伴随基因芯片发展起来的新技术,它是将蛋白质的分析微缩到小型芯片上,利用荧光或酶显色进行检测,并通过电脑程序分析从而得出准确结果。研制中,何谦博士等首先获取HCV融合抗原及分片段抗原,点样于醛基化玻片上,制成HCV不同片段抗体蛋白芯片,通过重复性、稳定性、特异性试验及抗-HCVELISA试剂法和目前国际最先进的RIBA试剂法对比,观察评估蛋白芯片的检测率和准确率。 

结果发现,对20例阳性标本进行重复和稳定性试验检测,新鲜包被的蛋白芯片与正常对照组结果一致;对20份类风湿因子阳性血清标本进行特异性试验,阴性率达100%。同时还发现,经对99例蛋白芯片的融和抗原检测,其与国内ELISA试剂法相比,阴性符合率为93.8%,阳性符合率为97.1%;蛋白芯片分片段检测与国际RIBA试剂法相比,其阳性符合率为98.5%,阴性符合率为100%。提示蛋白芯片法与ELISARIBA试剂法检测结果相比,不仅有良好的一致性(P<0.05),而且优于其他两种检测方法。 

    另据研究人员介绍,在HCV检测中,加强和扩大对HCV不同编码区的抗体检测,是近年来该领域研究的一个新热点,它直接关系到检测技术的准确率和应用率。因编码区含混合抗原,由于不同抗原组合时,抗原片段浓度不同,造成抗原配伍不适合或抗原相互干扰,从而影响抗原簇位点的充分暴露,造成漏检现象。本研究表明,蛋白芯片检测与其他肝炎病毒抗体无交叉反应,可降低假阳性发生,试剂稳定性可达1年,在抗体检测、疾病诊断及药物研发中,均显示出快速、高效、高通量信息处理等优势和良好的应用前景。

新技术可快速识别耐多药结核病

日本研究人员最新开发出能够快速诊断结核病患者是否感染耐多药结核病的新技术,可帮助医生有针对性地选择有效的治疗药物。  

耐多药结核病是指患者感染的结核杆菌至少对异烟肼和利福平两种一线及以上的抗结核药物具有耐药性。快速诊断患者是否感染耐多药结核病,有助于及时为患者采取适当的治疗方案。

目前,为识别耐多药结核病,往往需要让待测药物与患者携带的结核菌发生反应,进行长时间培养,这通常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获知结果。而日本国立国际医疗中心和尼普洛公司联合开发的新技术,则仅需大约9小时就能获得结果。目前,这项技术已经完成临床试验,预计2012年初可投入临床使用。

 

微生物分子生物学检测新技术问世

 

日前,中国地质科学院水环所经过积极探索,反复试验,建立了适合土样和地下水样的微生物分子生物学检测高新技术。

 

微生物分子生物学检测技术通过对不同样品微生物DNA的提取,将提取的DNA进行扩增并识别,来确定样品中微生物的多样性和种属,具有先进性和准确性,免去了烦琐、需时长的培养过程,可检出传统方法不可培养的微生物,并能原位反映微生物群落结构的真实情况。微生物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建立,突破了长期以来一直采用的传统微生物培养技术方法。该技术在污染修复、成岩成矿成油机理研究、微生物找矿、污水处理等方面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是一种快速准确的高新技术。

目前,传统的微生物培养方法只能检测少量可培养的微生物,不能揭示其余大量的微生物,以至对水土环境中微生物的多样性认识以偏概全。近年来,通过直接对样品的DNA分析揭示其微生物种类的技术得到了较大发展,该技术可不通过对微生物进行培养的方法,更快速、准确地反映微生物种群的多样性,为研究水土环境中的微生物组成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通过对水土样品DNA提取纯化,利用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技术,对样品DNA进行扩增,对扩增后的产物再利用变性梯度凝胶电泳(DGGE)技术,将不同微生物类型的DNA基因片段分离,直观显示样品中微生物群落的多样性。还可将DGGE技术的产物再扩增,然后测序,准确鉴定微生物种属。从样品DNA提取纯化,到PCR扩增,再到DGGE分离和测序,构成了一整套水土环境中微生物组成多样性和种属鉴定研究的分子生物学检测技术。 www.tb-lab.cn检验地带

微生物分子生物学检测技术的建立,突破了长期以来一直采用的传统微生物培养技术方法,可以更加直观全面地将样品的多样性展示出来,以及准确鉴定微生物种属。它不仅可以应用于科学研究,在具体的实践工作中也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可显示在污染环境修复过程中,是哪类微生物大量繁殖并修复污染,这类微生物就可人工添加至类似污染环境,加速污染修复过程。同时,在成岩成矿成油的过程中,通过微生物参与技术,可以找到并鉴定相关的微生物种类,为成岩成矿成油机理研究以及利用微生物找矿而建立一种快速有效的手段。

 

澳科学家开发出简易验血法 以确定女性卵子数量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报道,澳大利亚研究人员称已研发出一种简易的新方法,通过对女性血液中荷尔蒙的检验,就可确定她的卵巢内有多少卵子,这对家庭计划和不育症的治疗将起着革命性作用。

 

  澳大利亚生育专家伊林沃斯(Peter Illingworth)医生说,所谓的“卵子计时器”(egg timer)的验血法,是根据血液中含的生育荷尔蒙浓度,准确的计算出卵子数量。伊林沃斯是澳大利亚生殖医疗中心(IVF)的医学主任,他认为这验血法在医学上是迈进了一大步。 www.tb-lab.cn检验地带

  女性出生时,卵巢中平均约有是200万个卵子,到青春期每个月排卵,一直到停经为止。20岁的年轻妇女的卵子约为20万个。到30岁之后,卵子数量减半;40岁过后,减少到2000个。伊林沃斯说,妇女可以趁年轻时接受这种新检验,以确定自己是否属于不育高危群组,随着年龄增长会越来越不易受孕。他也说,这种检验也可以帮助妇女确定是否会过早进入更年期。这样一来,她们就可以事先计划,要怎样安排不育的治疗。他指出,这种叫做“抗穆氏管荷尔蒙”(anti-mullerian hormoneAMH)的测试,对接受癌症治疗、卵巢手术,或患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妇女益处最大,她们接受这检验,只需大约58美元。

  他也说,患有不育症、而又想要试管婴孩的夫妇,如果先做这一检验,检测卵子数目,可能省下好几万美元。

  澳大利亚全国的生殖医疗中心最快可在下个月提供这项例常检验。